清让让让

没有

十年宿敌

#大概是个韩叶
#乔一帆视角
※ooc  ooc   Ooc



   九月天蓝,像是某种瓷器,吹弹可破。
   草地上已布置好长长的自助餐台,灰白色的亚麻桌布,边角点缀着无穷无尽的流苏。连香槟塔也已经叠好,七层蛋糕上点缀了许多花瓣,一缕清香游丝一样细微地传过来。
   好像是来早了……
   乔一帆有些无措地呆立在原地,紧张地四处瞎看也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叶修穿沉郁的黑色西装,侧着头静静坐在一角,修长的中指和无名指夹着一支即将燃尽的烟。有些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楚表情。
   啊,是叶修前辈!
   他也已注意到了乔一帆,笑着招呼过去坐。简单聊了几句两个人便陷入长久的沉默。他仍旧安静的坐在那里,深思不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角眉梢浮出几分哀思绝望。
   前辈他……在想着什么?就在他的婚礼即将开始的这一刻。
   当然是不能问出口的。于是乔一帆只好把目光投向嬉闹的小孩子们。小小的女孩子只有四五岁,穿着贝壳粉的小裙子,和穿着燕尾服的小男孩们在草地上扑来扑去的玩,咯咯笑个不停。
   似乎一切都准备好了。

 
  在前不久,叶修前辈宣布退役。问起原因,他也只是笑:“回家结婚呐,老大不小的,老头子担心了。”虽然嘴角挂着笑,但是他的眼睛里只有一团深不见底的浓郁黑色,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高兴。
   司仪的声音猛然打断回忆。

   交换指环,互相起誓。
   所有的婚礼,都是这么温馨,和幸福。
   叶修前辈的妻子很漂亮,穿一套象牙白的小婚纱,样式简洁又优雅,且她面上浮着一层羞涩和温柔,更添三分动人。
   他们发誓,今生今世彼此守候,不离不弃,无论贫穷,疾病,或者灾难。

  “呦。”叶修前辈突兀的笑了一声,脸上还是平日里那副嘲讽表情。他的视线转向一个角落,声音透过麦克风传来显得有些失真,“来了?”
   司仪被打断流程有些尴尬:“呃……你说的是……?”
  
   “他?也算是个熟人吧,毕竟十年了。”

    乔一帆顺着台上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是霸图的队长,韩文清前辈。他穿着同样的黑色西装,平时冷硬的眉目难得的柔和了几分。他举起手中的杯子示意,随后一饮而尽。

   不知道司仪为了救场随后说了一句什么话,全场哄堂大笑。一切又有条不紊的进行了下去。乔一帆看着韩文清转过身子,慢慢走了出去,行出几十步才回头看一眼。直到那个高大的背影化成模糊的一团颜色。
   他忽的想起了从别人那里听来的,这两个人是如何在荣耀里相识,又是如何针锋相对了十年,还想起了杀入总决赛时互相握着的那双手,以及那句简单的“恭喜”和“谢谢”。
莫名的,心底翻涌起苦涩的悲哀。身旁栀子花的香杀气腾腾地逼将过来,被呛得低下头,鼻子发酸。

    那是他的一个十年宿敌。
    好像,也只能是宿敌了吧。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