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让让让

没有

请求

Krabat: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王乔】没有结果的等待(非人类十五题)

私设,私设,全是私设,非原著向

有把人物写死的剧情,先道个歉

Ooc我的,人物虫爹的

乔一帆熟练的用刀背把蒜拍碎,又切了青椒和红椒,顺便将金针菇放进开水锅里烫熟。油锅里的油烧到六分熟,然后放姜片,碎蒜。香味飘出去的时候,就看到坐在餐桌旁的男孩端正了身子,轻轻吸了一口气。

“你该放辣椒酱了!”

“很了解嘛!”

“当然,我爸爸——”扬起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他抿唇没有说下去。

辣椒酱翻炒后要加入清水和料酒,煮开后过滤掉残渣,放入牛肉片,再加盐和糖。牛肉片很快就被烫熟,在锅里翻滚着。乔一帆伸手关火,将牛肉连同汤汁倒进铺着金针菇的大汤碗里面。

“白醋,你放了吗?”

“你尝尝看就知道了。”

小男孩格外认真地夹了一片牛肉放在嘴边,吹吹气一口咬下去,又用勺子舀了酸汤淋在米饭上。他没再抬眼看只是默不作声地吞下饭和菜。

这个小男孩是乔一帆偶然在家附近遇见的。他混进工地被人发现,是个健壮的男人拎着他的领口把他丢出来的。从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中才得知,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他的父亲在火灾中去世,生前是在这里工作的。

隔几天乔一帆再经过那里时,果然又遇见了。他背一个脏兮兮的背包,半湿的刘海在额头黏成一团,脸上有明显的几道划痕——看起来很狼狈。“嗨!”乔一帆终于忍不住,上前和他打了个招呼,“这么晚还不回家,家里人不会担心吗?”

“我才没有家。”小小的男孩子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

“那,你也不能呆在这里啊。”

“我就在这里!”

“晚上会很黑的。”

“我不怕!”他拍了拍胸脯,肚子却咕噜叫了一声。

乔一帆想了想,努力冲他露出一个自认为最友善的微笑:“那我请你吃饭吧?就在前面的餐厅。”

小男孩扒着饭突然停下来,把碗往前推了推:“多少钱?我下次会还给你的!”

“不用钱。”乔一帆笑着摆了摆手,“好吃吗?”

“好吃,跟,跟我爸爸做的一样好吃!”小男孩吸溜了一下鼻子,脸上有了好奇的神情,“你是厨师吗?”

“不是。”乔一帆利落地收拾碗筷,“我只会做这一道菜。嗯,因为想要做给一个很喜欢的人吃。”

小男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追问:“那,那个人是你的爱人吧?她吃到了吗?”

乔一帆没说话,转头看向窗外。小男孩不解地跟着他的目光向外看去,发觉已经是傍晚了。晚霞将天际线染红,像是烧起一把火,十分艳丽。夕阳如同喝醉酒一般有种微醺的憨态,浮在西面的云端。

    其实这条街变化挺大,梧桐被砍去大半,好些个店面也已倒闭。政府的拆迁规划到这片区,未来这里会有广场,老建筑也会被高楼替代。
     似乎真的要和过去来一场决裂了。

    乔一帆记得也是这样一个傍晚。

     他和王杰希打车回家。他为了工作几天没合眼,迷迷糊糊的。车子开到一半,突然一阵巨大的震动。为了躲避一辆酒驾的轿车,车辆躲闪时冲出了道路与另一辆大货车迎面相撞。

    乍醒的乔一帆被王杰希牢牢护住,无论车身如何颠倒歪斜都像个最坚实的壁垒一样护在他周围。车子终于停了下来,乔一帆用力握住了他的手,对方问他:“你没事吧?”
    乔一帆嗯了声,随即反问了一句:“你呢?”
    “没事。”王杰希的声音带了点喘。
   
     在等待救援的时候,乔一帆筋疲力尽,数次都在意识模糊的边缘挣扎,耳边一直不断的是王杰希的声音。其实平日里他并不是多话的人,那天却说了很久。说的最后一句话也不是那么清楚。

     他声音滞黏:“我……你。”

      我和你之间有个动词,但乔一帆无论如何都听不清。
      救援队队员合力将他救出时,乔一帆只是多处擦伤,就连医生也感叹,运气太好。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哪里是运气,分明是王杰希护他太过周全。叫他不要睡的王杰希几乎为他抵挡了一切危险,自己却被破碎的椅背扎穿后背,失血过多,不治身亡。
     乔一帆抱着渐渐凉透的王杰希不肯放手,将脑袋埋在他冰冷的胸前,不顾脸上已被染得满是血迹。

      “嗯,我也爱你。”

        店里异常安静。

        傍晚的霞光静静地从门缝和窗间流泻进来。窗外的树上有一片树叶轻飘飘地落下来,叶子很大,又肥又厚,落地却很轻,无声无息。

        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最纠结的生物,弱小,矛盾,情感丰富又深受其害,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宁愿就这么固执下去。

       乔一帆摇摇头。

       “我还在等。”

        “但是他已经不会回来了。”

————————————————————————————

联文计划了很久,这个故事也在脑海里存在很久。但,始终写不出来想要的感觉。春考完了之后这几天一直都在忙着打暑假工,真的挺忙。然后昨天倒霉催的手抖清空了写到一半的便签。现在这篇是我激情俩小时肝出来的。在这里跟联文的各位说声抱歉,拖大家后腿了。抱歉!!抱歉!!!也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本文是第十五题

吃我王乔安利!!!

ooc是我的,人物虫爹的

小学生文笔,见谅



     暑热还没有完全散去,浓重夜色就笼罩万物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微草来兴欣打友谊赛,老板娘做东在网吧附近酒店摆了一桌好菜。席间打趣玩笑好不热闹。乔一帆打开手机本来想拍张照片,结果自动登录的微博推送了一条消息,——关于王杰希的感情问题。报道言之凿凿就像是亲眼见过一样,不仅列了绯闻对象就连照片也贴了出来。他的笑僵在脸上,赌气似的摁灭了手机埋头扒饭,越想越不是滋味。

    待到饭局结束时,乔一帆才发现除了自己几乎都喝了点酒。叶修前辈脚步虚浮,走路摇摇晃晃的,就连王杰希前辈也似乎有些微醺。风吹动他的短发但并不显得凌乱,让人看不清表情。

    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来了那个报道。他虽然知道自己没有权利也没有立场去问,但仍是忍不住上前。或许是视线过于专注,王杰希侧过头来,脸有点红。身上的酒气缠绕着鼻尖,——并不让人讨厌。

    在这样的目光下什么都问不出口。他似乎没有多少耐心,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转身便走。

    终于他忍不住上前去攥住了王杰希的袖子,连手指都在颤抖。

    怕。特别怕。

    怕问了以后就连现在的局面也没办法维系。可他还是在大脑发出警告信号的时候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前辈…,前辈和那个人,是真的吗?”

    黑暗中,王杰希的眼睛熠熠生辉,回答也是滴水不漏:“你觉得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很晚了,快回去吧。”

    他说完摆了摆手,然后坐进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王杰希没有回头,所以他没看到乔一帆在原地站了很久,然后飞快的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乔一帆没有追上去,所以他不知道王杰希脱力般倒在后座,用手背盖住了眼睛:“傻孩子,怎么会是真的。”

【叶乔】控制一下内心戏吧,一帆!

※叶乔向,幼儿园文笔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ooc我的,人物虫爹的!



乔一帆是叶修痴汉。

这件事全世界都知道,毕竟他房间里满柜子的君莫笑手办,各种姿势都有,摆的整整齐齐,是个人稍微动动脑子就能想到,乔一帆喜欢叶修。

但是乔一帆不知道啊。他还以为这个秘密被自己瞒的很好,整天沉浸在,啊叶修怎么这么好的精神世界。乔一帆每天起的都很早,然后早早坐在训练室里跟叶修打招呼。偶尔叶修也会过去指点他几句,乔一帆数着叶修的呼吸,偷偷就在心里想,今天是米粥味儿的,昨天是豆浆味儿的。

然后接下来一整天都精神满满,活力满满。没有人知道他用这个方式充电。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直到网上忽然多了几条刻意带节奏抹黑叶修的新闻,新闻里还提及了当初叶修离家出走的事情。乔一帆看不过去,他憋着气在荣耀里追着野图就是一顿打打打打,打打打打,凶得一批,可野图还是被蓝溪阁牵着走了。

打的手酸了,气还没撒完,忽然就难过了起来。叶修看着小孩情绪忽然就低落,猜想是为野图被抢,给他人做了嫁衣的缘故,打算过去安慰几句。

“为野图那事儿生气呢?”

乔一帆看着叶修,鼻子酸酸的,他想,家里人不支持你,没关系的,我们都支持你。

叶修被他的目光看的抖了抖,斟酌了一下词句:“年轻人,看开点嘛。”

乔一帆点点头。

十年前大环境那么艰难,没有完整的体系,没有前辈可以借鉴,叶修却可以带领嘉世那么闯出来,让荣耀世界都知道,有一个人叫叶秋,多棒啊。你,多棒啊。

嘶……这个目光……,叶修感觉自己胳膊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帆?”

我在的。

乔一帆坚定的把手摁在了叶修手上。

以前你是一个人,现在不同了,你有我!还有兴欣的大家,大家都很喜欢你的!我会很努力的,大家都会很努力的,拿到冠军,让所有的流言都缄默,让它成为你再次巅峰的铺垫!!

“???一帆???”

“前辈。”乔一帆眼眶红了,满脸都是坚定,“我明白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叶修:?????你明白什么了???我说什么了?????年轻人都这么跳脱的嘛?????我真的老了吗??????


给同人文手的一点tips

爱酱:

其实也是给自己的一些警示吧。


又名,道系写手经验总结【不】



1.不要高估自己的实力。永远别相信你的热度高就等同于你的文笔好。这两个是不挂钩的。你的热度高可能只是因为你的CP火。如果有人夸你的文可爱,那也和文笔无关。可爱和好文笔之间也就差了一百个大师吧。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句话在同人圈里一样适用。时刻记住热度是一时的,是属于CP的;好文笔是永久的,是属于自己的。再说了,有了好文笔,爬到哪个圈当不了太太?



2.想清楚你写文到底是为什么。是为了你喜欢的CP?为了用文字抒发你对他们的爱?还是只是为了博得人气,在圈子里混成太太?少沉迷圈子里的事,多做自己想做的。有能帮你吆喝的亲友固然好,但是真的不要主次不分。还是那句俗套的老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3.网络上的恭维和赞美,99%不必放在心上。你在同人圈呼风唤雨,可能也改变不了在三次元中是个无人问津的小透明的事实。



4.别透露过多自己的信息。一是为了安全,二是真的没人关心。喜欢吃鸡蛋的人,并不会care下蛋的鸡都是什么样。



5.灵感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除非能娴熟地驾驭文字,不然一气呵成的故事和憋了很久憋出来的故事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6.多阅读。知识永远不会多。而且,看不同的书也有助于帮助你写不同的AU嘛。也许你下次爬墙的时候,你储备的知识就用上了。阅读也能吸取他人的优点,把别人的手法化用到自己的文字里。但是是吸收,不是照抄——引用文学名著不算。吸收和照抄的区别,都是明白的吧。



7.别把太多生活中的负面情绪代入到文里。时刻记住你笔下的人物都属于原作,你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演绎他们的命运,但是不能出格。因为在三次元受矬就把气撒到角色身上,让他们BE或者被虐都是很幼稚的。



8.文风这种东西学不来。有人擅长哲学深沉,就有人擅长傻白甜。最重要的不是自己喜欢什么,而是自己擅长什么。别的太太写得来的,你不一定写得来。这不是缺点,你可以继续钻研。



9.三次元的生活更重要。如果不是职业写手,那么先处理好自己的现实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写文只是调剂,在放松的时候完成就好了。



10.永远,不要,抄袭。

祝君好

※写的时候全程放飞,慎入
※王乔,可能ooc

死党打来电话的时候,乔一帆正在看电影。电影讲的是一个俗套的爱情故事。故事的最后,女主去世。很多年后变成了老头的男主耳朵渐渐聋了,家里人劝他,他却笑呵呵的:“听不到了好,免得我老是觉得她还在叫我,老得回头看。”

乔一帆突然有点哽咽。电话那头的死党发觉了乔一帆的不对,一个劲追问:“没事吧一帆?一帆?你有在听吗?今年的同学聚会……”

“我能有什么事?同学聚会会去的!”乔一帆扯了个笑,也不知道是笑给谁看。

乔一帆坐在吵闹的ktv里时还有些不适应,摆手拒绝了同学递过来的酒精饮料拿起了一瓶果粒橙,安静坐在角落听他们鬼哭狼嚎然后啪叽啪叽拍手。

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来ktv了。从前在微草的时候来过几次,不过每次都只是在角落听他们抢麦唱歌玩的热闹。记得某次大家居然起哄过王杰希,他拿起话筒跟着别人点好的旋律哼了几句,真好听。从前竟不知道他唱歌这样好听。

那首歌是粤语,《祝君好》,乔一帆听不懂,回去还特地查了查。

兴许是狼嚎累了,众人又嚷嚷着真心话大冒险,还把打算吃瓜的乔一帆硬拽了进去。

然后他就输了。

有人问,如果可以的话,你最想回到哪一天?

乔一帆想了想,说,我想回到xx年四月十八号,那天我听到有人唱“宁愿没拥抱,共你可到老”,唱的真好听。

旁边的女生惊呼,粤语?一帆喜欢张智霖啊?

乔一帆低着头笑了,一滴眼泪悬在鼻尖欲坠不坠,他说,是啊是啊,我真的好喜欢他。

但乔一帆也知道,以后再碰到他也只能只望停在远处,祝君安好。他仰望的人,不会回头望。

吃我王乔安利!

※带*是我胡编的
※会ooc



王杰希退役那天,乔一帆也在。

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是没想过来的这么快。他戴了帽子伪装成粉丝躲在人群里怔怔看着大屏幕上的王不留行,突然就有点鼻酸。乔一帆吸溜了一下鼻子,肩膀却被人给搭住了。

那人同样戴了个帽子,乔一帆认得这双笑着的眼睛,但还是有点迟疑:“方士谦……前辈?”

“难受了?早晚要退的,给联盟未来们腾个地儿。不过,他是看着你们这群小孩长起来的,跟个操碎了心的老父亲似的,感情深厚应该的。啊,也难怪他微博画风那么清奇,底下都齐刷刷一群喊‘阿爸’的。”

乔一帆想笑,把红着眼眶里的眼泪给憋了回去,也知道这是前辈安慰自己呢,还没等他说谢谢,方士谦自顾自开口。

“在一起了?”

俩人都不是高调的人,所以乔一帆和王杰希在一起的事情很少人知道。不过方士谦会知道他并不惊讶,只是点点头。

“真好。你瞧,台上站着的那位大小眼儿,名字叫王杰希,打游戏的,还曾经是个豪门队长,发个微博就有成千上万的人在评论里喊爸爸,多牛掰。”

乔一帆有点不明所以,这些他都知道啊。不过他还是点头,让方士谦继续说了下去。

“现在看起来牛逼轰轰走路带风,其实当年他因为来微草这事跟家里人闹翻了,就凭着倔劲儿从青训营进了战队,打出魔术师。”*

“后来又因为战队硬生生改了打法,硬生生扛起了微草。这些年吧,越来越倔,没家人支持,又没伴儿,就是想赢,就是为了赢,好在不仅赢了还在世邀赛给咱国家赢了一回。”*

乔一帆顺着方士谦的目光看向台上的王杰希,屏幕上还在回放王不留行在世邀赛上的精彩瞬间。而他站在舞台一边沉默着,侧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被屏幕映着,就像他本身在放着光。

“现在,多年待解决的终身大事也解决了,真好。越来越好了,我还担心没人能受得了他这对荣耀的倔脾气,真好。”

方士谦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重复了一遍。

“真好。”

直到发布会结束,坐在车上的时候,乔一帆还在愣神,还在想着方士谦对他说的那段话。

慢慢的,居然体会出了心酸来。

王杰希见他一路上都没吭声,猜想小孩大概是还在为退役的事难受,也就没说话。到家的时候,乔一帆连鞋都没换就拦在王杰希面前,伸出双臂做出个抱抱的动作来。

他很少这么主动。王杰希这么想着弯了一下腰任由乔一帆把自己用一个滑稽的姿势抱紧,可王杰希没想到的是,他还伸出手像是安慰小孩子似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没事了。

乔一帆想。

以后还有我呢。前辈乖,摸摸头。我会一直在。

十年宿敌

#大概是个韩叶
#乔一帆视角
※ooc  ooc   Ooc



   九月天蓝,像是某种瓷器,吹弹可破。
   草地上已布置好长长的自助餐台,灰白色的亚麻桌布,边角点缀着无穷无尽的流苏。连香槟塔也已经叠好,七层蛋糕上点缀了许多花瓣,一缕清香游丝一样细微地传过来。
   好像是来早了……
   乔一帆有些无措地呆立在原地,紧张地四处瞎看也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叶修穿沉郁的黑色西装,侧着头静静坐在一角,修长的中指和无名指夹着一支即将燃尽的烟。有些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楚表情。
   啊,是叶修前辈!
   他也已注意到了乔一帆,笑着招呼过去坐。简单聊了几句两个人便陷入长久的沉默。他仍旧安静的坐在那里,深思不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角眉梢浮出几分哀思绝望。
   前辈他……在想着什么?就在他的婚礼即将开始的这一刻。
   当然是不能问出口的。于是乔一帆只好把目光投向嬉闹的小孩子们。小小的女孩子只有四五岁,穿着贝壳粉的小裙子,和穿着燕尾服的小男孩们在草地上扑来扑去的玩,咯咯笑个不停。
   似乎一切都准备好了。

 
  在前不久,叶修前辈宣布退役。问起原因,他也只是笑:“回家结婚呐,老大不小的,老头子担心了。”虽然嘴角挂着笑,但是他的眼睛里只有一团深不见底的浓郁黑色,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高兴。
   司仪的声音猛然打断回忆。

   交换指环,互相起誓。
   所有的婚礼,都是这么温馨,和幸福。
   叶修前辈的妻子很漂亮,穿一套象牙白的小婚纱,样式简洁又优雅,且她面上浮着一层羞涩和温柔,更添三分动人。
   他们发誓,今生今世彼此守候,不离不弃,无论贫穷,疾病,或者灾难。

  “呦。”叶修前辈突兀的笑了一声,脸上还是平日里那副嘲讽表情。他的视线转向一个角落,声音透过麦克风传来显得有些失真,“来了?”
   司仪被打断流程有些尴尬:“呃……你说的是……?”
  
   “他?也算是个熟人吧,毕竟十年了。”

    乔一帆顺着台上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是霸图的队长,韩文清前辈。他穿着同样的黑色西装,平时冷硬的眉目难得的柔和了几分。他举起手中的杯子示意,随后一饮而尽。

   不知道司仪为了救场随后说了一句什么话,全场哄堂大笑。一切又有条不紊的进行了下去。乔一帆看着韩文清转过身子,慢慢走了出去,行出几十步才回头看一眼。直到那个高大的背影化成模糊的一团颜色。
   他忽的想起了从别人那里听来的,这两个人是如何在荣耀里相识,又是如何针锋相对了十年,还想起了杀入总决赛时互相握着的那双手,以及那句简单的“恭喜”和“谢谢”。
莫名的,心底翻涌起苦涩的悲哀。身旁栀子花的香杀气腾腾地逼将过来,被呛得低下头,鼻子发酸。

    那是他的一个十年宿敌。
    好像,也只能是宿敌了吧。